bet低级赌场-《三少爷的剑》:老男人的情怀还值多少钱?
  作者:匿名  日期: 2020-01-09 09:56:56   阅读:3341

bet低级赌场-《三少爷的剑》:老男人的情怀还值多少钱?

bet低级赌场,尔冬升导演的《三少爷的剑》在粉丝的期待中终于上映了,可是上映六天只有六千多万的票房,豆瓣评分也只有5.6分,口碑和票房都不好,这有点很让人意外。而且我身边年轻影评人几乎一边倒的不喜欢,作为尔冬升导演的呕心沥血之作再配以徐克亲力亲为的监制,按理说这部电影不应该有现在这样的成绩。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

客观的来说,《三少爷的剑》制作非常精良,无论是“服化道”还是特效、武打动作、配乐都能占据今年国产电影排行榜前三位,演员的表演也可圈可点。甚至于“情怀”也是满满的,古龙的原著,尔冬升甚至把《我是路人甲》里的草根演员也请到这部戏里来,不可谓不用心,但是你看完之后就是找不到那种让人亢奋的情绪。

昨天《新周刊》的女编辑发表了一篇文章叫《比直男癌更可怕的,是老男癌》,里面列举了小萝莉眼中的老男人形象,其中一个小萝莉是这样评价老男人的:“感觉自己略长几岁就见多识广了,动辄分享人生经验唠唠叨叨管七管八,我爸的话我都不定听你算老几?”

文中对老男人进行了肆无忌惮的批判,作者认为“老男人的可恶之处,不仅是迷之自信,更在于好为人师。”最后得出结论“老男人太自信也是要被打脸的。”

这篇微博上的文章看完之后我立刻举报了,理由是“人身攻击。”当然这也是一个老男人无奈的玩笑而已。

这篇文章戳中了很多人的痛点,可谓一针见血。其实《三少爷的剑》就是一个老男人拍的一部“迷之自信”的电影。他之所以失败有很多原因,今天就让我们探讨一下:

一、市场因素:题材决定票房

中国电影市场一直以来有这么一个周期规律性的原则,那就是“题材决定票房”,虽然不是绝对,但往往却带有普遍性。一个电影题材决定票房的体量也很好理解,目前中国处于经济高速发展的阶段,人们生存压力大,所以喜剧以及非现实主义题材的会普遍受欢迎。而主流观影群体的更新换代,以80后、90后登上社会舞台,这也导致了以前受欢迎的一些题材慢慢退出了历史舞台。譬如像民国题材和农村题材以及一些现实主义题材不再受年轻人欢迎。

以民国为背景的电影目前很难有好的市场回报。小投入的电影票房很难过亿,而大投入则回本难。譬如王家卫的民国武侠《一代宗师》票房不到3亿,如果不考虑王家卫的个人魅力因素,这部电影赚钱很难;吴宇森的民国灾难电影《太平轮》,赔的乐视影业“一夜回到解放前”;姜文的民国喜剧《一步之遥》赔的万达公子都出来骂;陈凯歌的民国功夫电影《道士下山》也是赔本瞎忙活。这形成了中国电影的一个恶性循环,老男人拍老题材,新观众不买账。

古装武侠题材现在也是这样,已经进入衰落周期。武侠电影的观众群主要在70后以前的观众,从上个世纪初开始中国社会有着深厚的武侠小说情节,武侠是成人的童话,这也影响了影视剧的创作。自从2000年李安导演的《卧虎藏龙》获得奥斯卡大奖、2004年张艺谋导演的武侠巨制《英雄》开启了中国的商业大片模式之后,中国的武侠电影就再也没有辉煌过,徒留下一些老男人偶尔在网上回忆几句过去的美好武侠时代。自从90后登上历史舞台以后,取而代之“童话”则成了玄幻、魔幻网络小说以及美国漫威创造的英雄人物。

二、电影因素:好为人师

老男人最常犯得一个病就是“好为人师”,于是我们看到陈凯歌在《道士下山》里跟你大谈人生哲学,冯小刚在《我不是潘金莲》里大谈官场哲学。

《三少爷的剑》也犯了同样的错误。里面很多生硬的人生大道理并不是浸透在剧情中慢慢渗透到观众脑海里,而是像高高在上的神一样正襟危坐的把人生哲学手册生硬地塞给观众,这是一种最低级的文化传播形式。对于叛逆的小鲜肉而言“我爸的话我都不定听你算老几?”而对于大叔而言“听过了所有的人生大道理,但还是过不好这一生。”

好为人师的老男人在如今这个科技日益发达的时代内心是失落的,失衡的,他们只有靠贩卖自己的人生阅历来刷“存在感”。大家去电影院看电影不是为了看一个老男人发泄自己的说教欲望的。

老男人还是那个老男人,但是观众已经不是那些观众了。

三、导演因素:情怀误国

如果现在有一个人跟你大谈“情怀”你可千万看好了自己的钱包,因为下一步他肯定要向你兜售东西。老男人罗永浩用情怀卖“锤子手机”,然后残酷的现实把他的脸打肿了之后,他就变成了曾经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我不讨厌情怀,但是我讨厌在商业领域里有人一本正经的把情怀当做营销手段,本来中国的情怀就不多了,还是好好珍惜吧。

《三少爷的剑》其实也是这样,尔冬升对这个电影是有足够的情怀的,因为他是靠《三少爷的剑》成名,尔冬升这一代电影人对武侠和电影也都充满了挥之不去的情怀。如果作为一个私人情怀这份情感值得尊敬,但是如果作为一个商业电影,这种情怀是违反市场规律的。上面说过了从商业角度而言,这部电影无论是题材还是艺术展示手法上都跟这个时代“不合时宜”。这也就不难理解电影票房为什么会这么惨淡。

文艺创作也是符合自然法则的,随着时光流逝,老男人的创作才华也会慢慢枯竭,再有才华的人面对这种残酷的自然规律也是徒唤奈何,然后眼睁睁的看着下一代人驾着七色云彩登上历史大舞台,而老男人就只能坐在台上大谈人生哲学和情怀了。这让我想起了鲁迅笔下的孔乙己当年在柜台上和年轻人大谈“茴”字的几种写法的画面。

没有什么可悲伤的,也没有什么可失落的,这就是自然法则。

最后我用美女作家蒋方舟的话来结束本文:我对老男人越来越多的是同情而不是崇拜。